在校学生  教职员工  校长信箱  部门信息  心语轩
 
校园快讯
未名湖是个海洋--王刘琴同学的北大生活
发布时间:2015-10-22 00:00:00  发布人:


(作者王刘琴系我校2015届毕业生、苏州大市文科状元、北京大学中文系15级本科生)


许秋汉写过一首歌:《未名湖是个海洋》。歌词如是道: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
我也是怀着成为水底诗人的愿望而选择了这里,选择中文系。我幻想着月朗风清的夏夜,在湖畔听着虫声唧唧,捧着一卷古书,就一直看着看着,直至太阳升起;我幻想着天高气爽的秋日里,踏着落叶,听万物安静下去。
总之我的幻想很美,而幸运的是它给了我一个机会去实现自己的幻想。
于是从南向北,我来到这里,带着满身的稚气和浮夸,站在它面前静静审视,暗自反省。就像跋山涉水的苦行僧突然听闻山里古刹传来的钟鸣,一声声敲在他因劳顿而麻木的心上,他当即感动得泪流满面,决心在此终了余生。
就这样,北大像一块海绵,哪怕我是微不足道的一滴水,它也吸纳了去,于是,我在燕园的生活正式开始了。
北大教给我的第一点就是,学会忍受孤独。不同于某些超级中学的学生,我单枪匹马走到这儿,没有熟人,直系师兄师姐也寥寥无几。在中学,一个圈子的形成总有其固定模式,圈子里有话多的话少的,有漂亮的有相貌平平的,有学霸和“民众”,有主导型也有被主导的,大家性格互补,紧密结合。然而这里的学生有太多相似的特点和出众的履历,就如谢冕先生所言:“他们以最高分录取,往往带来了优越感和才子气。与表层现象的骄傲和自负相联系的,往往是北大学生心理上潜在的社会精英意识。”加之北大的学生一贯是自由而独立的,这就导致了同学之间的依附关系很弱。于是我发现,尽管我在不断的认识新同学,不断融入这样或那样的圈子,但是那个圈子只是因共同兴趣爱好或工作任务而组建的团体,在这种团体里,你的职能和贡献比你本身更有价值。不再会有人愿意什么事儿都陪着你,每个人的时间表都是紧凑而不重叠的,你能做的只有牺牲自己的时间去适应他人,而无法要求任何人牺牲他们的时间来适应你。所以,我学着慢慢降低对“自我”的关注,习惯于做一个最普通的学生,部员,习惯于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在校园里来回奔波。
然而北大的孤独,也正是她的闪光点,因为她教会我忍受孤独的同时,也教会了我享受自由。北大不同于其他学校的最大特点就是自由。几乎每个老师都会说,来这儿之前,你们会觉得选择太少;而来到北大之后,你会发现选择太多。
从我们所能感知的角度来说,北大的生活是自由的,那种毫无意义的点名,跑操,查房,纪检,你在这儿是找不到的。北大的学习是自由的,它拥有全国高校中最优质的教学资源,所以我们有幸可以接触很多最精彩的老师和课程。比如我除了专业课,还选了心理学概论,西方美术史和中西文化比较三门通选课,我的室友们选了经济学概论,法律导论,公共西班牙语,中国古代物质文明,禅与园林艺术,世界电影史等等。只要你喜欢,你就有机会去接触,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尝试一切未知的领域。而且在北大,一些著名教授开设的课程时常爆满,旁听的学生甚至会挤到门外,有一次曹文轩教授上课,本来可以容纳两百人的教室就挤进去了将近四百人,场面甚为壮观。

[FS:PAGE]

北大的学术和思想是自由的。《永远的校园》中这么写道:“ 那些富有历史预见和进取的思想,在那个迷蒙的时刻发出了动人的微光。作为时代的骄傲,它体现北大师生最敏感、也最有锐气的品质。从上个世纪末叶到如今,近百年间中国社会的痛苦和追求,都在这里得到集聚和呈现。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学者,从这里眺望世界,用批判的目光审度漫漫的封建长夜,以坚毅的、顽强的、几乎是前仆后继的精神,在这片落后的国土上传播文明的种子。”今天,尽管北大学子们仍心怀济世安邦的使命感,但这所学校的人们从历史中吸取到更多的是那种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能力和凡事敢为天下先的勇毅。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和正值壮年的教师们,他们站在黑板前,就像一盏灯在舞台点亮。他们敢于发声,敢于批判,学生们敢于质疑,敢于挑战。北大人是心系天下的,因为你在校园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听到人们评论时政,抒发己见,在这里,你随处可见为了一个细节而展开的激烈辩论,在这里,人云亦云毫无主见的人,是不配坐在讲堂里的。
因为自由,所以开放,因为开放,所以北大教我们包容。我们的同学来自江南塞北,世界各地,在北大,你可以听到各种有趣的方言,东北腔,闽南语比比皆是;走在校园中,随处可见衣着考究妆容精致的韩国同胞,身形修长金发碧眼的欧美帅哥,卷发厚唇笑容可爱的黑人朋友,还有日本,缅甸,泰国,马来,新加坡人……中文系是留学生极多的院系,所以开学至今我已经结交了不少外国朋友,他们中文流利,热情友好。我可以跟韩国朋友们聊最新的韩剧和大势明星,可以跟日本同学们谈谈最近紧张的中日关系,可以跟泰国同学谈宗教问题,跟美国同学练习口语……他们的存在让我们以更加客观理智的态度对待一些严肃的问题,也让我们的双眼看得更长远,心胸放得更宽广。
作为中文人,北大则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文系教授钱理群先生曾经痛心道:“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是的,即使如北大这般神圣的殿堂,人们的心也难免沾染上世俗的尘埃。对此,无论是中文系的教授老师们,还是系团学联的师兄师姐,都曾对我们殷殷嘱托过:要做正直的人。他们说,中国的底线就在北大这样的地方,而北大的底线就在中文人。一位已经毕业的师姐说:“中国可以有人道德败坏,可以有人超越底线,但北大人不能,北大中文人更不能。普通人违反乱纪最多就是个别现象,而如果我们的道德都出了问题,那势必会让这个国家的价值观崩塌。”涉世未深的我们其实不能完全理解这番话的含义,但我清楚的知道该怎么做。不被眼前的好处所蒙蔽,不为了暂时的利益而违背本心,朝朝夕夕的弦诵之声与岁岁年年的奋斗呐喊应当成为我们生活的主旋律,毕竟学养和气度是中文人的立命之本。13级的一位学长在给我们讲话时这么说道:“……中文系如浇头凉水迎面扑来,当你带着满身的虚名浮华回到寝室,看见你室友桌上的一豆灯,一本诗经,灯下那双专注的眼睛,那时你所有的骄傲感都会烟消云散。中文系不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它不给你带来世俗公认的成功,它只会让你觉得自己永远不够好,永远谦逊。……板凳上是中文系不死的精神。”我们一百多人就这么仰着头,专注的看着那个学长,那时我们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卑微和虚浮,也都为成为北大中文人而无比庆幸。

[FS:PAGE]

北大其实不大,未名不过一勺水,水边一塔,并不可登;水中一岛,绕岛仅可百余步;另有楼台百十座,仅此而已。但这湖边曾走过一代代思想大家和科学巨匠,这校园曾被过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历史碾过,隆隆作响,这片土地上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营养,支撑着中国人的脊梁。我曾是低洼水塘里一只很小的鱼儿,逆流而上,终于游进了未名湖这片海洋,而这只小鱼儿即将在这里,兴风,作浪。
2015/10

 



上一篇:我校陈海锋老师应邀为大市高三班主任会议作典型经验发言
下一篇:我校召开“青蓝工程”暨教师发展专题会议
版权所有:江苏省苏州实验中学校
地址:苏州市高新区金山路72号
苏ICP备05045162号
邮箱:szsyoffice@126.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